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陪女儿上英语辅导班的经历

  • A+
所属分类:少儿英语培训
广告也精彩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陪女儿上英语辅导班的经历

硬背能力又差,怎么也记不住单词,这20分钟时间让我和林克颇受苦难。为了保护林克的自尊心,我只好想了一个“馊主意”:每次开会故意晚到20分钟,错过背写句子的时间。

对于小学生而言(尤其是厌学英语的林克),此时迫切需要的是促使对英语学习的兴趣,是训练“听”、“说”,而孤立地记忆词汇,非但毫无意义,反而会让妈妈从一开始就害怕英语。这好像一个不爱吃饭的小孩,你努力喂他几口,这一顿饭是吃上了,却有可能坏了他继续吃肉的“胃口”,得不偿失。

其次,中教上课“听”、“说”的信息量特别少。虽然整堂课听上去基本上是全中文培训,但细细去听,就会看到同学在教学上所说的英语主要是课本里的那些语句,再加上几句常见教学术语,很少向课外发散,提供更多、更生动鲜活的信息。

由于从小中文母语环境的影响,绝大多数中教,都不具备就课文内容随心所欲地进行扩展、提供给父母长期“听”的信息的素养。至于练习“说”的机会就更少了,一个班20个孩子,怎么可能训练“说”呢?而“听”、“说”信息量太少,学下来就很难不是“哑巴英语”“聋子英语”。

最后一点,中教发音不标准,也许是It’s a pen之类的短语说顺了,经常把It’s green. 读成It’s agreen,结果全班的小孩全跟着同学说:It’s a green/black.每当看到孩子们错误的发音,就让我认为特别刺耳。

鉴于后面的缘由,我决定给林克换个外教班,让她从最纯正的英语氛围里接受营养。但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

林克的第二个课外英语班

2007年10月,在给林克报第二个课外英语班之前,我带着她去试听过四、五家培训机构的外教课,其中,有一个培训机构由中、外教混合授课,每周要求背40个单词,而且教师要求很严格,每周40个单词,每个孩子必过。

林克一周10个单词都应付不了,要应付每周40个单词,岂不是刚出“狼窝”少儿英语培训毒奶粉,又进“虎穴”吗?我依旧搞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热衷于让这么小的小孩,去背诵这么多毫无意义的词组?!

最后,我们选择了一家由中国人办的某少儿英语学校。这所大学费用非常昂贵,周末半天,320元/次,一个月下来就是1000多元。一个班16人。

这个班级是不允许父母旁听的,但我通过软磨硬泡,最后终于以给外教当免费助教的方式,努力为自己力争了一个旁听的机会。

平心而论,给林克上课的同学我比较满意。借着“当助教”的机会,我带着录音笔,把同学开会的精华部分全部录出来,回来再给林克讲解复习,让林克反复听录音。林克的口语之所以进步很快,可以说,我的陪听、课后讲解和反复听教学录音,起了比较重要的作用,甚至是不可或缺的。因为相比以英语为母语的孩子们来说,中国的教师缺乏环境里的语言刺激,如果不以这种“人工方法”去唤醒她的语感,那么上课的那点“听”的信息量很快就被遗忘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陪女儿上英语辅导班的经历

但在这个课外班里学了三个多月之后,我们还是再一次选择了离开。

首先,这个课余班每个班有16名学生,虽然外教培训把英语发音的难题解决了,但班里人数很多,仍然让孩子们没有上课练口语的机会。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班的讲课时间严重缩水。名义上一次课是半天——四个小时,其实真正的上课时间只有2个小时,其中有效果的也就是一个小时。正是这一个小时,“听”的信息量非常大,让我如获至宝。

不过一个小时320元的低廉费用,让我对它的评价也打了折扣。现在的许多英语班也是这样,师资、环境是提起来了,但走的却是“贵族路线”,让家庭不堪重负。我在想,一个才念小三的教师,为了一科英语,有必要花这么大的损失吗?能不能找到一种更经济、更有效率的方法呢?

后来由于诸多因素,学校不能让我继续陪林克一起旁听。没有听课录音,林克的学习效果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出于以下很多考量,我想再给林克找一家更靠谱的英语班。这次为了让“说”英语的机会更多一些,我把目光瞄准了6人左右的外教小班。没想到,新的难题又产生了。

林克的第三个课外英语班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陪女儿上英语辅导班的经历

2008年1月,我又领着林克走进了某培训学校美国外教班的课室。每个班只有6个学生,每周一次课共两小时,每次花费是130元。

英语班的总数虽然少了,但外教的水准却比之前的下降了一大截。这个外教没有上课经验,他将讲课时间全部用在做训练、用英语讲解词汇上。家长请外教的理由无非是希望用正宗的英语发音和原汁原味的英语对话帮妈妈练习听力和写作,如果论做训练和讲词汇,中教绝对比外教上得好,那就根本没有请外教的必要了。

另外,这个英语机构指定的课本有些内容很不实用,比如,教孩子们诸如projector(投影机)、filecabinet(档案柜)、canoeing(独木舟)、kayak(皮艇)等单词。有些单词,即便一个大学毕业的教师,都可能从来没有碰到过。

在家长们的要求下,这个英语机构给我们换了一个老师,并让我们自己选择教材。但是,这个新换的外教又很不负责任,经常出现周末我们赶过去开会,却临时被告知外教突然有事,不能来开会的情况。一个连上课时间都不能准时遵守的同学,说明他对教育是没有热情的,这样的人又怎么能做好教育工作呢?

甚至培训机构也对这个外教失去了耐心,主动表示再给我们换个外教。四个月里,连换两个外教,再换一个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而且宝宝对一个新教师的上课风格和技巧都有一个适应和转换的过程,这样频繁地换同学,对孩子们的学习有不小的影响。在这里“混”了四个月后,只能又重新选择课外班了。

林克的第四个课外英语班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陪女儿上英语辅导班的经历

2008年10月份,我将林克送到了一家非常正规、高端的英语培训学校。

这个培训班的学费很贵,一个班10个学生,每周上四个多小时的课,一个月的费用1000多元。

听了几次课后,我就感觉到这里开会效率很低,林克没有学到什么东西。但看见林克在那里玩得很开心,没有任何压力,我就把一周两次的英语课当作让林克与同龄小孩打闹的机会,所以一直坚持了半年。

但林克当时读四年级下学期,眼看将要升五年级了,还这么玩下来,心里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林克就会出来反映,外教上课说的太少,光顾着玩了。比如,“掷色子”游戏都已经玩了六、七次了,但我问林克“掷骰子”用英语怎么说,林克说外教没教过这个。这怎么行呢?玩游戏的目的是让妈妈在游戏中学习英语,把学习的过程显得更有趣。如果让我来听课,一定要在孩子们第一次玩这种游戏时,就把类似“掷骰子”,“我来掷”、“大家轮流掷色子,别抢啊”、“我点数比你多,我赢你了”等英语句子安插到游戏中去,让孩子们练习英语对话。游戏也是方法,通过做游戏,激发小孩的兴趣,练习说英语,这才是真正的目的。

2009年4月,我们终于下决心让林克离开了这家培训机构。课外班的讲课效率和教学信息量始终是个大难题,经过现在的“教训”少儿英语培训毒奶粉,我还是决定——自己组外教班。一周五小时的外教课,既节省林克的时间,学习效率又远远超出培训机构的4、5个小时。

两年时间,我和林克试听过大小二十余家英语培训机构,正式学习过的补习班有四个,这些培训班每一个都有这样那样的难题:要么是师资力量不够,老师说一口中国式英语;要么就是教学方法不科学,动不动就是背单词学句型;或者讲课效率太低,以兴趣学习的名义做游戏,消耗学时;还有售价低廉,让普通工薪家庭望而却步;而而绝大多数的外教,并没有任何的课堂心得,且由于文化背景不同,在和国内孩子的互动上水土不服。

以上种种,让我最后和孩子离开了英语课外辅导班,并且决定之后再也不进培训班。我认为,语言学习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那些期望在培训班中突飞猛进的小孩和妈妈,是在给辅导班出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